熱十多小學教室




最近的一條柏油公路路口到村子,在路況一切平順的狀況下要近三個小時的拖拉機車程。簡易開鑿的盤山道路隨天氣的變化泥石流也高頻率發生。在我們驅車上山的路上,村長幾乎都忙著在拖拉機前方搬開剛落下不久的石頭,為車子開路。如果完全步行上山,到達相對海拔高度在2000多公尺
的村子要繞山路5個多小時左右,下山超近路2個小時左右,不過下山路有些坡段坡度有60-70度,對於我們沒多少爬山鍛鍊的人來說,腳步穩健和膽量是最大的考驗,膝蓋的傷痛也是下山後最大的折磨了。


兩個年輕的代課老師來山下接我一同前往


二十出頭的女老師﹡老師是村長上學期從山下找來的代課老師,男老師是這學期才上山的代課老師(他們都沒經過老師培訓,只是初中畢業暫時沒外出打工的年輕人)。﹡老師說,每週末會下山採購一些生活物資上山,然後可以維持一周。夏天的時候,在山下買好的肉帶到學校就已經發出變質的氣味了,所以他們會帶比較肥的肉,出發前先整塊煮熟,這樣可以存放比較久的時間。蔬菜偶爾村民會給他們送來一些。生火用的柴也就成了學生的家庭作業之一。學生會自覺看堆放在教室外面的干柴數量,如果接近用完,他們在回家的路上會撿拾干柴,第二天背到學校。代課老師的月薪是每月300元人民幣,在代課的時候才有領,所以寒暑假他們是沒有收入的。每學期請老師的難題在最後一個正規老師退休離開的五年時間裡面,反覆困擾著村長,因為沒有花了很多精力念書畢業後的正規老師,再願意回到這麼艱苦的地方來教書。頻繁更換老師,師資水準相對也很差,這裡的學生學習積極性並不高。村長也只能說,〞我真的盡力了,雖然這個學校看起來很不正式,就好像是〞掃除文盲班〞,但能有代課老師來教孩子們認字就是學生的運氣了﹗〞村長的女兒念這個學校的四年級,每次提起他女兒的學習成績和求知慾,村長就流露出自豪的神情,他說〞女兒很喜歡讀書,功課也很好,這次作業本被老師選送到鄉中心學校參加〞九年義務教育成果比賽〞,如果她要繼續讀初中高中大學,家裡面一定會支持﹗〞但他也說到他的難處,因為要供養兩個小孩的緣故,所以他有可能要放棄兒子的讀書前途,讓他早些外出打工為家裡賺錢。雖然,這種想法在當地比較歧視女生的傳統思想裡面多了些進步,但也留下几許無奈……

 學校的教室老師的房間漏水很嚴重,在這學期暑假的時候,村長帶動村民剛重新把屋頂的瓦片翻新,教室也重新油漆過。但教室內還是沒有裝電燈。在黑水的山區村小學,即時學校安裝好電燈,也因為供電不定時和學校沒錢支付電費,電燈幾乎成為一個裝飾擺設。所以學生還是在昏暗的教室學習。冬天的山區氣溫低到零下15度左右,我也建議村長在教室給他們弄一個生火的爐子,柴讓學生自己上學的時候帶來。這裡的學校寒假時間比較長,到12月底大雪封路的時候就放假,到隔年雪開始融化的3月才開學。


熱十多小學的學生因為從未見過照相機,在鏡頭面前都比較靦腆(前左二的小孩眼鏡有疾病)

9歲的扎西是熱十多小學二年級的學生,媽媽在一次上山找野菜的途中被熊襲擊,整個臉的皮膚被抓下,幸運逃出熊掌保住性命。在後期的治療之中,花掉了家裡面所以的積蓄並還拖欠了高額債務。這裡的耕地平均在海拔3500公尺上,土地相當貧瘠,以種玉米,蠶豆,小麥為主,但高原作物收成很少。每個家庭的全年收入平均在400元人民幣左右。當我填寫登記表格的時候問扎西,〞你會不會不讀初中就到外面打工,為家裡還債?〞他堅定自信的回答我〞不會,我要念書,才能賺更多的錢幫媽媽。〞這在大部份並不熱心讀書學習的熱十多小孩裡面,扎西留給我很深的印象。 

離開熱十多回到黑水縣城的當晚,電話給了隨同我上一次探訪的〞米客〞,
在電話中談到熱十多的情況,我嚎嚎大哭。對於長期接觸貧困學生家庭和學校的我來說,要感同身受他們的成長經歷,已經讓我覺得面對這些狀況時會變得堅強些。但那晚嚎哭不是因為山區家庭有如何的貧苦,學校的教育有如何的落後,而是我覺得對於自己一個人長期隻身探訪山區,看到當地現狀的一種無力感。我覺得我個人能做到的很有限,他們通過這樣得到的幫助改善也很有限,更何況鄉長說〞還有比我們村更深山更偏遠的村落還處於與世隔絕的狀態,根本是沒有外界的援助可以達到的。我已經是村裡讀書最多的人,但還是沒念完初中就失學了〞。我腦子裡面沒有更多的思維去講授教育對他們有多大幫助的道理,我只能想到的是〞我們能為他們做些甚麼?〞可又覺得自己勢單力薄。 

在給機構明年的計劃裡面,我加入了成立〞在線援助網站計劃〞,我知道目前這個小小的基金會在資源上也有很多的不足,但想到或許可以聯合更多的香港基金會和台灣等多家華人教育慈善機構來一起完成。或許整合資源可以更多的幫助到需要幫助的學生老師。當這個呼召臨到的時候,我們只能憑信心仰望上帝,因為作為人的我們實在是太渺小脆弱。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