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結前一次中轉哈爾濱住這城市唯一國際青年旅社的恐怖經歷,從漠河再次返回哈爾濱的火車上,傲古雅戶外俱樂部的朋友向我推薦了早期猶太人在哈爾濱避難的老街區通江街,位於這條街區的一個猶太教堂改建的旅社。最大的便利傲古雅的咖啡吧也在這古老的建築裡。 清晨暖冬的陽光透過猶太式的彩色玻璃窗溫柔的叫醒我,庸懶的踏著毛拖鞋在樓下的傲古雅的咖啡吧,持一杯CAPPUCCINO,獨座窗前,看樹影婆娑,在淡淡的咖啡香中,品淺淺的苦澀,想濃濃的心事…….休憩從零下40度的漠河返回的疲憊,我不用再急著趕路了。 咖啡吧的牆壁上挂著的老照片敘述著猶太人曾經在這個城市的故事…..
從19世紀末開始,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流亡到哈爾濱的東歐和俄國猶太人多達2.5萬人,這使得哈爾濱一度成為猶太人在東亞最大的僑居城市。猶太流亡者的身影幾乎遍佈了這座城市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行業。
現在這條通江街可以說是一條猶太街,曾經是猶太人聚居的地方。這座猶太教堂是1918年建造的,它是東北地區最大的一座猶太教堂。氣勢宏偉,敦厚莊嚴,是猶太建築當中傑出的建築藝術品。猶太教堂的厚重與結實幾乎成了猶太建築的一個突出的特點。這一特點的凸現,似乎在表明著一種矢志不渝的堅強信念。 當一部份猶太人慘死在日軍刺刀下,一部份猶太人離開這座城市的時候,這座猶太教堂也隨即停止了宗教活動。當然,還有個別的猶太人滯留在這裡,每到做禮拜的日子他們照例來到這座教堂,可這座教堂已經被改成旅社和藝術教室。他們便站在教堂的外面虔誠地默念著什麼。 猶太人對墻有著豐厚的感情,特別的敏感。他們眼裏的墻不僅僅是家園的象徵,同時也是一段歷史的記憶,一段永不忘懷的親情,一個遠大的目標。
 
除了風景和行走,在這古老的建築裡,有一點被我忽略的東西好想又找回來了….  ps︰傲古雅戶外俱樂部︰http://www.augoa.com/bbs/
傲古雅是〞鄂溫克〞語的音譯,意思是〞有白樺樹的地方,有楊樹的地方〞。
傲古雅吧86-451-84644900哈爾濱道裡區通江街82號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