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到漠河
山城到燕子溝
十里洋場到蘇岸翠堤
川美院的藝術殿堂到南濱路的人間低地
十幾瓶啤酒到兩瓶Chivas
。。。。。。。
四個人
酒醉歌罷 夜正朦朧
似乎有人要離開有人要留下
然而我們都知道畢竟要回 
暫時   離開家離開因循守舊離開自以為是
在離開與到達之前
當中最珍惜的是流動的跌盪過程

以一部俄羅斯老電影〞兩個人的車站〞
提醒下那位最後消失無縱的〞H導〞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