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市武隆縣境內雲霧迷鎖的的烏江峽谷兩岸,長江三峽地區新近紀晚期以來的260萬年中,在地殼大幅度間歇性抬升、河谷深切、排水基準面下降、含水層包氣帶不斷增濃的相同機製引導下,以及不同水文地質與地貌條件下發育形成的,綜合形態迥異的峽谷喀斯特系統。它們以峽谷、洞穴、伏流、豎井、天坑等形式,生動地記錄和表現地球發展這一階段地殼抬升的具體特徵和喀斯特發育演變的過程,代表長江三峽地區新近紀晚期以來地球歷史演化的傑出事例。“武隆喀斯特”由芙蓉洞芙蓉江、天生三橋、后坪沖蝕天坑三個系統構成。


天生橋

世界級的〞喀斯特之魂〞在茂密叢林之下的地層深處隱迷著。世界最大天生橋群──武隆天生三橋群;世界口部面積最大的天坑中石院天坑,深度為13.7米,口部直徑最長為697米,寬555米,口部面積達27.82萬平方米;總數多達3000處的世界最大的溶群──武隆芙蓉洞溶洞群,平均密度超過每平方公里一處;世界最大的豎井群---武隆天星豎井群;這些地下迷宮通道隨烏江峽谷由西向東的橫穿切割撕裂,或獨立或相連,星羅棋布散藏在深度800-1000米的濃霧峽谷之中,芙蓉江、羊水河、木宗河、長頭河、郭家溝、大溪河等水系在峽谷間蜿蜒盤旋,洞口縹緲的霧氣驚悚著每個在它面前躇步的人。





來自英國的洞穴探險專家鄧肯和他美國女友愛蓮,已經在武隆地區扎根探索地下洞穴5年。今年9月中旬,鄧肯組織來自英國,俄羅斯的探險隊一行20人再次來到武隆天星豎井群,探險的目標是進一步實證亞洲最深豎井的深度,並找到周圍幾個洞穴的連結路線。鄧肯對我說〞親自下到深不知底的黑暗洞穴,你會覺得很恐怖──危險的坑洞地下就只有黑。〞對於已經入會洞穴探險協會3年還是新手的我來說,內心那恐懼的黑洞好像也隨之渦旋般吸來。畢竟這是我第一次探洞,就要面對亞洲最深的豎井。和我同樣經歷第一次的還有國際資深洞穴探險家老安得烈的兒子小安得烈,他也是第一次來中國參加洞穴探險。小安說,〞第一次參與洞穴探險,克服困窘和實際在探險過程中的安全技術對他是最大考驗,在洞穴裡面,承擔不起任何差錯,腳下就是萬丈黑暗深淵,這裡也不會有救難隊的即時救助。〞




武隆縣天星鎮一帶目前發現有56處豎井,45個洞穴,9個落水洞。探險隊隊員從世界各地聚集在天星鎮一農民家裡,簡陋的房舍成為臨時的大本營,一間較大的房屋劃分為繪製地圖的辦公區,會議區,和休息區,裝備倉庫。起先,村民以為這群外國人是來找寶藏的,傳說這些深不見底的洞穴曾經是土匪的藏寶之地。但畢竟是傳說,常有人和牲畜失蹤在這片洞穴區域,根本無法尋獲,村民也很想知道這片區域地下是否真的有怪獸鬼魔,在他們的期待中好像這些隊員是來壓邪驅魔的。慢慢的也就熟絡起來,並為他們充當起背夫,也幫忙在臨時廚房給隊員做起了當地菜。
從大本營到洞口有半個小時的路程。時逢武隆山區的雨季,一下就是好幾個星期,把洞口處的一片農地變成了泥濘濕滑的摔跤訓練場地。隊員分為三組,每天輪流進洞探索路線和深度。我當天抵達的時候,鄧肯帶著我和中國岩溶研究所所長陳偉海一起勘察地形,鄧肯說,〞已經有八名隊員下到汽坑洞,目前已經找到汽坑洞和六尺凹口上洞連通路線,這樣比汽坑洞高出75米海拔高度的六尺凹口上洞的海拔高度,成為這個洞穴的新海拔點,洞穴深度也提升為985米,為亞洲最深豎井,預估整個探險結束,深度會達到1100米左右。〞

在與六尺凹口上洞相連的汽坑洞裡,隊員沿沖蝕痕跡十分明顯的洞壁垂降到450米處就會遇上第一個豎井的轉折平台,平行攀爬過狹窄迂迴的一段通道再垂降到底部。從洞口到洞內的第一處臨時休息站要3個小時。隊員都不在洞內留宿過夜,每次探測到一定長度和時間必需返回地面。洞內SRT單繩技術的下降和上升900多米深的洞穴,繁複的考驗著隊員的體力,洞外潮濕陰冷的雨季有讓隊員感覺全身長霉菌似的。也體會到當地人嗜辣入命的喜好,原來是為了驅趕寒意。來自俄羅斯的隊員其中有几個女生因為天氣原因準備要先行撤離。
第一次進到這么深的黑暗洞穴的我,在陳所長建議下關閉了頭燈光源,體驗了五分鐘完全黑暗的地下世界,聽著腳下暗河呼嘯的轟鳴聲,有一絲直搗地獄心臟的快感。〞探索從未有人涉足過的地下世界,成為照亮那黑暗世界的第一道光線,這令人震憾的刺激,會驅使著我的第一次肯定不會是最後一次。〞今年已經成功申報為世界自然遗产的〞武隆喀斯特〞,還有更多未知領域等待聯合探險隊發現探索。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