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96歲的奶奶祈禱

春季前夕,我和狐狸來到北京和台灣舊同事聚會。在敘舊的過程中,大家有感於我在一個雜誌報導的在藏區教育援助的連載,并表示支持和參與,發啟了“恩寧圖書室專案”的構想,就是援建藏區小學圖書室。從早年藏區的旅行獵奇者,逐漸轉換成長期在藏區的教育關懷援助的工作人員,好像就是一種注定的,這地有了我的弟兄,姐妹,阿媽,奶奶…..我也有了自己的藏族名字〞卡啾娜姆〞。很多時候,我也在問自己為甚麼會愛上這裡,甚麼原因會一直堅持在這個地方…..當最近的西藏事件又把一些焦點轉移到這地的時候,我實在不想對這些幾千年來的信仰和邊疆紛爭發表甚麼評價,同情,附和媒體報導甚至是指罵。幾千年來統治階層之間的權力惡鬥我們很多事情無能為力也缺乏明確判斷,能做到的就是〞切切實實〞的去〞愛〞這個地方和這個地方的人。

昨天接到蘇拉的電話,電話的那端他難過的快要哭泣,他說〞奶奶快要離開我們了
…..〞。蘇拉因為奶奶的病情惡化從成都趕回八家寨,但八家寨距離縣城山路遙遠,奶奶已經96歲高齡,虛弱的身體難以承受折騰在崎嶇的山路上。蘇拉和阿爸在縣城苦口婆心找到一位醫生願意隨他們進到山寨幫奶奶看病。蘇拉從成都回去出發前,我特別叮囑他,這次一定要把女朋友帶回去給奶奶看看,了奶奶一個長久的心願。每次我去到八家寨,會給眼睛干澀老是流淚的奶奶帶一些滴眼液,奶奶總是拉著我的手給我說一大堆我聽不懂的藏語,然後轉動著挂在她手上的佛珠鍊,我為祈福。

而現在,我能為奶奶做的除了對她的思念,就是默默的為正在病疼中的她禱告,雖然我們都知道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奶奶總有要離開我們的那個時刻,但總是希望她平靜安詳的渡過餘下的日子。

這裡的老人和孩子,這裡的點點滴滴,都時刻和我融入在一起。當
2008開始啟動〞恩寧圖書室〞援建的前期,時逢又遇上最近的西藏事件,捐助學校從甘孜州一改再改到阿壩州,然後還要規避一系列的雜事。最近看到一些格友的部落格,也收到一些朋友對我的問候和關切,特別問訊到西藏的事情時,我想,我們有甚麼權力和能力像一個公義捍衛者去評價和指責甚麼,如果愛這地方,就繼續愛這地方的人和所發生的任何事情,並且真實的去付出愛。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