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宿的牧民家


第一次聽見狼嚎是在阿里北線藏羌無人區裡面的一個不知名的地方。

夜宿在一家遷徙牧民的帳篷,帳篷中央的牛糞火堆零零星星的火花飛散出一些余溫。老人,小孩,巴珠和我就擁擠在牛毛墊上,伴著濃郁腥羶的酥油味入睡。半夜兩點左右,帳篷對面的小山坡傳來〞嗷-----嗚〞的叫聲,是悲泣的狼嚎聲,這種聲音以前只在電視動物頻道聽過。潛睡的我立即從睡袋裡面翻坐起來,推醒在旁邊的巴珠,大喊一聲,〞不好,是狼在叫﹗〞我的頭髮都豎直了起來,一股麻木陰森的感覺傳遍全身,卻帶著亢奮。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聽見狼嚎。奶奶見我的驚醒,連忙起來安慰我,藏語我是不懂,但語氣中充滿了慈祥,巴珠用漢語幫我翻譯〞不要怕,不要怕"

早有聽聞阿里北線的群狼出沒,攻擊一些開礦民工的工棚,曾經傳言過狼群襲擊一個工棚,7個工人全部被狼咬死吊走的悲劇。因為北線無人區裡面多是私自開礦的臨時礦坑,政府無法管制,甚至金礦老板的武裝隊的裝備遠比保護區警察的裝備還要先進。當然這些傳言故事裡面的民工生死,彷彿就是藏羌無人區裡面的沙子,吹走,無人問津,也無處去考尋。

就在狼第二聲發出嚎叫的時候,聽見圈裡的羊群和犛牛群開始騷動的驚慌亂竄,牧民家的牧羊犬群起狂吠,威猛的吼聲壓住狼的氣勢。叫聲,吼聲,哭嚎聲驚天動地。藏民的牧羊犬是出了名的雄悍,何況奶奶家的牧羊犬多到5只。白天就是有主人在場,我都對他們繞道3米之外小心翼翼的退避行走。在牧羊犬的吼叫驅趕中,狼嚎對峙幾個會合敗下陣來,漸漸的嚎聲遠去。巴珠笑我說到,〞膽子這麼小,草原的狼嚎就把你嚇成這個樣子﹗〞著一夜,我很難再入眠。

第二天早起之後,我昨晚被狼叫聲嚇到的驚慌失措的樣子,已經被奶奶全家傳為笑話,〞你不是我們草原人啦﹗〞奶奶的媳婦一邊擠著牛奶,一邊對我說,"喝個熱奶茶壓驚吧﹗〞

擠牛奶的阿姐

巴珠在一旁幸災樂禍的嬉笑我〞你和我這趟北線走下來,還有更多的狼嚎要經歷!.....

沿喜馬拉雅北脊和游牧民一起遷徙,已經是四年前的往事。當我躺在家裡面溫暖柔軟的沙發上,翻閱起〞狼圖騰〞這本書,想去我第一次和狼相交的經歷,開始懷念起狼

人類對大自然的過度開發,狼在離我們遠去。狼一天天失去家園,不得不向更芒荒,更遙遠的地方遷移。這個世界不能沒有狼。除了維持動物界生態的平衡外,我們在感情上也需要狼,需要他們的堅忍和隱忍映射和感動我們。

懷念狼。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