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一次的接到了司機的電話,我的兩個隊員在行程中又發生了新的問題,雖然不是什麼大問題,但每天這樣接到司機的電話,我真的是很煩惱。由於職業的敏感性,幾天前在機場接到這兩位隊員時,通過短暫的接觸,我就感覺到其中一個隊員的戒備心很重,凡事都充滿了疑心。

由於工作的特殊性,每天的工作就是坐在電腦的前面,面對網路上來自各個地方的想來新疆旅遊的人,回答著她們提出的一個個的問題,一年年的過去,因為緣分讓一個個原本陌生的人成為了我的朋友,記得到廣州時建華大哥和嫂子開著車陪著我吃廣東早茶,摘草莓,去他的朋友家,劍鋒大哥帶我參觀他的莊園,到北京時,建民大哥的熱情,在百忙之中和嫂子開著車帶我去長城,十三陵……

從開始從事旅遊工作到現在快十年間,接待了許許多多來自於不同層面,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教育環境,不同地方,不同性別,不同年齡的隊員,國內的,國外的,年老的,年輕的,年幼的,有職業攝影師,退休的老人,官員,法官,員警,記者,教授,學生,行長,董事長,普通職員,教師,自由職業者,形形色色,五花八門,現在偶爾閉上眼睛,過去和每一個隊員之間發生的故事仿佛電影膠片上的每一個格子一樣定格在我的記憶之中,開心的,歡笑的,愉悅的,傷感的,平淡的,激動的…..
每個隊員由於不同的經歷,閱歷,教育,性格,愛好,習慣的不同,隊員在旅遊之中所表現出的狀態各有不同,有些隊員文文靜靜的,有些隊員大大咧咧的,有些隊員嘻嘻哈哈的,這些隊員很容易相處,有些隊員則不同,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不讓別人知道,對任何人,任何事,總是帶著幾分懷疑和戒備。

有時候為了幫隊員節省一些不必要的開支,於是就通過我多年從事旅遊工作所組成的的關係,幫助隊員們尋找住宿標準高,但價格便宜的酒店,甚至說服酒店銷售部免掉司機導遊的住宿,儘量幫隊員節省出一些旅遊的開支,但對於那些戒備心,疑心很重的隊員來講,還是不能接受,總認為我安排的住宿還是有不可告人的陰謀,至於我呢,最後常常又落得個出力不討好,反遭人討厭,不去幫助她們吧,又於心不忍,自己明明有這個能力,可以幫助到她們,不去做的話,又不否合我的個性,真是很矛盾。

以往帶隊的實際經驗來看,每個隊伍中都會遇見幾個戒備心,疑心很重的隊員,一般來講,對於這樣的隊員,除了戒備心,疑心重之外,往往還很倔強,一般不會承認看到的事實,即使我付出百倍的努力,也很難感化她們,因為即使我做的再好,旅行不過也就十幾天的時間,真的很難將一個持有固有觀念的人改變。有時候,我不禁感歎,大家為什麼就不可以暫時放下一些固有的成見,只是簡單的去信任一個人,哪怕就是嘗試一下也好啊。

在旅行的過程中,雙方的相互信任真的很重要,如果一方缺失,真的就很難處理旅行途中發生的事情,唉,難道信任一個人真的就這麼難嗎!

旅行的目的地從來不是個地理名詞,而是為了要習得一個看事情的新角度。──亨利米勒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