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文的春联.jpg         蒙文的春聯

抵達我們事先透過山上朋友預訂的接待家庭喀納斯小學校長〞民警〞的家,他們已經準備了滿滿一桌子豐盛的飯菜。(民警是校長的姓名喔,對這特別的姓名他有出示身分證來實力證明)。飲食全都出自本地,在這遙遠偏僻的小山村,準備這樣的宴席是多么不容易。村裡人把我們當成貴客來對待,圖瓦人認為,假如在春節時有遠方客人光臨,那將意味著一年都有喜事。

喀纳斯蒙古族的除夕夜1.jpg校長家

圖瓦人是蒙古族的一個古老部落,家家戶戶都供奉著成吉思汗和佛祖的畫像,每當有客人來,總是先向祖先的神像叩拜,然后才向主人問候。關於圖瓦蒙古人的歷史,一直存在著不同的說法。有人說他們是成吉思汗西征時遺留下來的士兵繁衍的后代。有人說是從俄羅斯或烏梁海遷徙過來的游牧部落。

拉爬犁的小孩.jpg玩爬犁的孩子

對於自己的歷史,圖瓦人另有說法。成吉思汗西征歐亞時,圖瓦部落做為先頭部隊,被授予藍色領帶,稱為“科克盟恰克”,返回時就駐守在這裡巡邏執勤。從那以後他們世代以放牧、狩獵為生,居深山密林,沿襲傳統的游牧生活模式。圖瓦人居住的房間大多是木刻愣,和東北大興安嶺地區的木刻愣房子比,顯得更原始、更古老。從圖瓦人的生活用具上,我們依稀還能體會到游牧民族的傳統特色。

冬季空无一人的门票站.jpg公園大門

管理區內除了原住民圖瓦人,其他工作人員早已經下山。昔日熙熙攘攘的門票口悄然無聲,雪地裡連一個腳印都不層留下(也省掉了400多元人民幣的門票費和交通費)。

冬季的喀纳斯2.JPG

當然,這個時候要抵達遠眺喀納斯湖的置高點〞觀魚亭〞就再也沒有搭乘區間交通車的便利,只能靠自己一步一步的腳踏實地的扛著攝影器材從山腳爬向山頂。踏雪的唧嘎聲剛開始對我們來說是興奮的,但艱難的徒步讓大家精疲力盡,一大早就出發,抵達山頂〞觀魚亭〞的時候已經快要夕陽西沉。面對白莽莽的山脈和已經冰凍的湖泊。大地穹蒼的廣闊浩瀚讓三位勇士感動得在山頂發生〞天體拍照事件〞,在零下20度的極寒的大西北,吹著西伯利亞的寒風,狂放暢快的和大地的親密對話。

冬季喀纳斯湖.JPG觀魚亭鳥瞰

我在猜想,可能這是抵達喀納斯有史以來最瘋狂的瘋子﹗﹗(為隊友的隱私要保守祕密,絕不粘貼照片和公佈名字,呵呵)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