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放完秋季黑水縣受援助學生的助學款,準備離開黑水的前一個夜晚。
在借宿的老師家開始整理行李打包的我,被急促的敲門聲打斷。
老師開門後,一個瘦高的中年男子自我介紹到〞我是熱十多村的村長,知道你們家有接待一個慈善機構的工作員,特來拜訪﹗〞我們聆聽著村長的介紹,〞我們的村子在海拔3500的高山上,土地貧瘠農作物收成不好,交通很閉塞,基本上是與外界沒有聯絡的自給自足生活。學校有二十多個學生,去年發動村民整修改善了校舍漏雨。到目前為止政府沒有派正規老師來施教,每學年都是下山去請代課老師來教書。你一定要去看看﹗不過進山的路險峻危險,需要座三個小時拖拉機和爬山步行……….〞〞我是全村目前讀書識字最多的一個,可是還是初中沒讀完就失學,我真的很希望村里的孩子可以在一些善心人士的幫助下完成學業,不像我們這代人,只能在山裡面望天吃飯。〞

當下的那一刻我的確猶豫了︰或許這次我的體能可以順利進去,但如果一旦機構審核後開始援助,下一個接替我工作的人員能因為惡劣的條件有體力進去嗎?但村長的的那翻話讓我還是做出決定,或許就一個期望和一個決定之間人的命運就會有所轉機,我決定第二天前行。




一早村長就來接我座上了一輛小巴,然後在雙溜索鄉政府前下車,我們換乘了前來接應的拖拉機。兩個代課老師也來迎接。他們說從沒有外面的團體來過他們學校,也特別的感激。
在去熱十多的路上,和女老師站在拖拉機車兜裡顛簸,我淚水忍不住流出三次。不是因為路況如何險難(的確因為經費的問題我還沒能力買保險),而是看到來接應我的那位20出頭的年輕女代課老師,就是每周自己帶口糧重複攀爬這樣的路上山。村長也一直在拖拉機前面開路,搬開擋阻的石頭和推動拖拉機的車頭。其實不是每個進山的人都有拖拉機這樣的禮遇。







一路都是斷路和塌方區,車在懸崖峭壁上盤旋,經歷過西藏很多死亡線路,而這是我走過最危險的路了。有些路還正在滑坡,滾動石頭後煙塵觸目驚心。拖拉機在一個斷崖前,村長探路來說我們不能前行只能步行了。
經歷2小時拖拉機核1小時山路後,我們抵達熱十多村的學校。剛剛油漆整修過的學校校舍,孩子們在升旗台下朗讀(這裡大多學校是有接電線但並沒通電)。學校的泥土操場其實就是村子的養豬養雞場,豬和雞都快樂的奔跑著。籃球架一看就是村民DIY的傑作,雖然破舊但還是有發揮它的功能﹗




十月底的阿壩山區已經開始下雪,老師怕我凍著,我到他們二樓的宿舍趕快升火燒水取暖。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