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升起風馬,不為乞福,只為守候你的到來
那一天,閉目在經殿,不為寧定,只為聽你念頌真言
那一月,我搖動經桶,不為超度,只為觸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頭在山路,不為覲見,只為貼著你的溫暖
那一世,轉山轉水啊,不為來世,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初讀這首小詩,還以為是某位小資遊歷西藏後的感情宣言。原來這是六世達賴倉央嘉措寫的情詩﹗很難想像在紅牆深宮的菩提禪院中能蘊育出這種婉約多情的詩歌來。

"在那東方山頂,生起潔白的月亮,瑪吉阿米的臉龐,漸漸浮現在我心上"
瑪吉阿米直譯為"未嫁少女",據說八廓街的黃房子正是詩中這位少女居家之地,或說是微服出行的倉央嘉措以少年宕桑汪波的名義與情人幽會之處。這幢黃顏色的小樓驕傲地存在並成為某種象徵,倉央嘉措的詩歌在西藏一直被廣為傳頌。詩中有初識乍遇的羞怯,有兩情相悅的歡欣,有失之交臂的惋惜,有山盟海誓的堅貞,也有對於負心背離的怨尤。由於特定的身份,所有的愛情最終指向的是幻滅,達賴倉央嘉措比常人更多地體驗到怨憎、別離的人生苦難和求不得、恨不能的無奈。然而愈是如此,便愈加凸顯示出人間情愛的珍貴美好。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