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陽台壩子就響起了阿姐掃地的聲音。雪山水〞嘩嘩〞的奔騰聲和阿姐家的草地狗狂吠一夜的撕吼聲,讓我剛進村寨的城市人徹夜難眠,正在思索著該不該賴在睡袋裡面庸懶一會兒,就聽見阿姐的大兒子甲保他在窗外喊〞老師吃早餐嚕〞。居然被一個9歲的小孩催床,尷尬的我馬上應聲而起。



當我進到他家的〞堂屋〞(客廳和餐廳),餐桌上已經擺好了剛出籠熱騰騰的饅頭和拌好的〞糌粑茶〞,糌粑茶就是用磚茶熬好的〞馬茶〞攪和進青稞粉,然後放入酥油和奶渣,相當於我們漢族的〞稀飯〞。


一頓藏式早餐之後,我和小孩們在屋外的陽台上晒著太陽,等著9:30分去學校上課。

遙相對望的山頂上,薄薄的積雪在溫暖的陽光中漸漸溶化。


阿姐坐在我住的那間房屋的窗戶下,忙著刨完土豆皮後又給孩子們縫補衣服,我和她的三個兒子玩樂著,阿姐用不太流暢的漢語與我聊天,她告訴我每年都要等到對面山上的積雪溶化完的時候,草地的野菜才會發芽,田裡面就開始種植蔬菜,即使草長出的嫩芽這個時候馬吃了也會拉肚子,所以現在還處於沒有新鮮綠色蔬菜可以吃的〞人飢馬瘦〞時期。阿姐的一番話語,我也越來越理解為何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們的菜餚只有發芽的土豆和酸菜的緣故了。阿姐進屋準備了幾個糢糢打包,叮囑我和她兩個已經在上納咪小學讀書的兒子甲保他和革登交,這就是我們的午餐,她會去山上挖虫草要傍晚才回家。





但午餐時刻我看著革登交的泡水糢糢還是沒法立即適應,在學校老師的廚房裡面,我煮了前一晚剩下的泡面和火腿勉強充饑。


ps:上納咪的藏族屬於〞安多藏族〞,這裡的婦女頭飾和黑水縣的〞嘉絨藏族〞不同,多用琥珀和紅珊瑚石串鍊後挂在頭髮的左邊。以琥珀的成色,顆數和大小來顯示這個婦女的地位和錢財。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