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叉口的山梁上



在知道第二天要再次長時間騎馬穿越崎嶇森林,當晚在眾多人的餐桌上電話向一位朋友報告行蹤的時候,忍不住哭了……一次在新疆騎馬,高大的馬匹亂穿入叢林,然後被樹枝絆挂摔倒後被馬拖拉奔跑40公尺的經歷,讓我的夢魘一直不能擺脫對騎馬的恐懼。幸好那次在拖拉的過程中沒有被馬蹄踩傷,也沒遇上較大的石頭,保住一命。但身上的刮痕傷疤至今存留,成為我永遠的紀念。可我知道,我沒有別的選擇,這不是旅行也不是獵奇的體驗,這是工作……是一個自己選擇的職份必需承受的歷煉。

而當晚我哭泣的樣子一直成為同行的哈哥調侃我的〞把柄〞。或許,像我這樣有堅忍外在形象的女人,眼淚理所當然應該離我很遙遠似的……


我們的馬夫騎著騾子



在前面領路的村長和哈哥



我和我的座騎小黑


 

出發前我選擇了一匹高大帥氣的黑馬,在心裡面暗自禱告,一切都交托給上帝,對於多年外出行走〞江湖〞騎馬的基本技藝我還是熟練的,不免又給自己一點點信心的增長。


在卡啾卓美休憩片刻


一路上,哈哥和村長在馬背上高歌如行雲流水飄灑在蔥郁的山野,讓我和哈哥的小助理婷婷很快就忘記恐懼陶醉在悠揚歌聲中,穿越著被汌急的溪水沖斷的坎坷路。在〞卡啾卓美〞的山梁上,他們為我取了一個藏族名字〞卡啾娜姆〞。



進上納咪村子

 

 

 經過唯一可以遠瞰雪寶頂群山的三叉口山梁時,原本雨季的陰霾天空突然放晴,綻放幽遠的深藍。

這浩藍一直陪伴著我們回到上納咪村。這一抹藍如天父的慈愛相隨,在我軟弱的時候讓我遺棄了恐懼,忍不住,又在馬背上被感動得偷偷的哭了一場……一首詩歌在我心中涌出︰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 
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 
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當晚我們帶著滿身的酸痛和疲乏回到休憩的小房子,在洗漱條件有限的狀況下,哈哥還是爭取到一壺熱水泡腳,三雙腳擁入熱水盆中那一刻,我們知道彼此都不會忘記曾經我們一同騎行在卡啾的山梁上。


由上到下的腳(我,哈哥,婷婷)

 

事後我才知道,就在我們穿行同樣路段的第二天,一個成都的遊客被馬摔下後踐踏,踩斷了七根肋骨和一根鎖骨。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