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措她,上納咪村小學預備班的學生。這個原始的山寨延襲著藏族游牧民的婚姻制度〞一妻多夫〞制,就是一個家庭的幾個兄弟只能共同取一個妻子,維持家庭團結不分家產,又因藏族不排序家譜沒有姓氏觀念,近親結婚導致先天殘疾的孩子比例相當高。并這裡村民都嗜酒如命。好像在這裡的小孩子一出生就注定著一個悲劇的開始。羅措她的家庭有五兄妹,父親嗜酒,兄長殘疾……上述狀況他家都具備。

 

第一次對羅措她有深刻印象的是學校來了一群過路的老外〞外國遊客〞,帶了些鉛筆和作業本進到學校,然後和小朋友一起嬉笑遊戲片刻,就猛按快門。起初玩耍的時候,因為羅措她臉上的〞修子〞(其實是一種細菌感染),無一個老外和她遊戲,但當到拍照時刻,她卻成為眾人〞獵取〞的焦點。遠遠觀望的我尤感心疼,一次出村到松潘的時候,我在藥房特別為她賣了一隻消毒膏藥擦臉。在為她清洗臉,塗抹藥膏的時候,我仔細的端看著羅措她的五官,其實她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



這裡的孩子有直接飲用生水的習慣,固此也多有寄生蟲的疾病
離開上納咪前夕,我給她父親做了一次很深入的談話,并給了他一點錢,希望她的父親帶她去松潘縣城的醫院就診,不要輕易相信王老師用生鏽的剪刀剪掉病瘤,用草藥和膠布帶粗劣包紮就可以醫治。我知道我能做的就只有這樣微弱了。那天我們撤出上納咪村,她的父親帶她座在車的後箱隨我們一起出村,到松潘的醫院求醫,羅措她也換了一身乾淨漂亮的衣服。希望下次看到羅措她,她臉上的病毒已經治癒,綻放著純潔燦爛的笑。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