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飯的時候, 王老師把他煮好的涼拌藕片端在我們住的書記家一起共餐。茶醇飯飽之後,老師興緻的唱起了一首歌送給我們,哈哥也開始為明天採訪的話題,和王老師在臨近的一張床上座談起來。我躺在自己凌亂的窩裡放鬆著騎馬後一身的酸痛,兩眼呆滯的望著屋頂,回想起傍晚我們騎馬到達學校門口的時候,王老師和同學們在校門口蜂擁相迎的場景,

〞我唬嚕子疼(喉嚨痛),〞 王老師指著自己的喉嚨,哽咽的聲音還是掩飾不住激動,

〞昨天看到村頭的路塌方了,知道你要回來必會經過,我從早上九點挖路到下午三點,同學們也來幫忙……

原來王老師在預計的時間內沒盼到我返回,知道暴雨塌方怕我受阻,帶著學生檢查進村的塌方路段,因著他們的揮汗付出,我們才可以順利回到學校。而這時候的王老師,還處在喉嚨發炎發燒的生病狀態……想著想著,眼淚偷偷的跑了出來。




臨時在牆上用油漆噴的點成為他們接力跑的轉折處


 

 


我不過是一個前後才到達七天,只開始代課三天的〞老師〞,為甚麼他們對我如此的〞親〞。而我在離開他們的三天日子裡,也會不自覺的想起他們,想起帶領他們做遊戲一起接力跑,想起給他們上課時玩著來自〞倫敦〞的明信片,想起我給他們規劃的教室〞衛生角〞,教他們學習統一把垃圾丟在一起,是不是我離開後他們還會遵行
……


師生們挖開的塌方路段


 

 

第二天送記者他們離開路過那段塌方處,我突然明白,在我想起他們的時候他們也在想起我……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