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和電視台的記者回到上納咪,其實也是想幫助王老師,希望政府的主管部門看到關於他的報導,能給王老師在這裡代課17年的生涯一個體恤的結局。王老師一直擔心他一旦沒有代課老師的職份,以後的生活就完全失去保障。所以,看到他在艱苦環境下堅守17年,姑且不談他最後幾年對教學態度的消極轉變,但深有體會的我還是很能理解他做一切事情的動機和原因。


中午,記者結束短暫的採訪後又騎馬離開了上納咪村。孩子們在鏡頭前欣喜若狂,跳躍雀呼後也精疲力盡,頓時,學校安靜了下來。我躺在廚房的鐵灶旁的長木凳子上,借著灶內余火的溫暖小憩片刻。

臨到下午上課前夕,還在廚房休息的我聽見操場一片嚷鬧聲也趕快跑了出去,原來是一個馬夫帶著一個外國遊客來到學校投住,學生們的情緒又被激活起來。小孩們圍觀這個來自以色列的背包客,〞打倒這個日本鬼子〞一聲刺耳的呼聲下,大家都做出了一個攻擊的〞手槍〞手勢對著這個一臉尷尬無辜樣的以色列男生。我趕快制止學生們由圍觀到圍攻的不禮貌行為,並把他們領進了教室,我問起學生〞幾乎每天都可以看到外國遊客路過這裡,為甚麼還要說打倒日本鬼子?〞,王老師解釋說,這裡的小孩凡是看到單獨進來的外國人都統稱日本人,並且因為深受電視播放中日戰爭的電視劇影響,對日本人就特別仇恨。我趕緊找出儲藏在雜物間從未用來教學的地球儀,拜託王老師用當地的方言給全校的學生講解。地球,國家,以及中國,日本和以色列分別的位置。我想是因為王老師也從未拿出地球儀上課,當他剛開始講中國的時候,一直轉動著地球儀慌亂尋找不知道〞中國〞在那里。而這次現場教學的最終目的還是達到,孩子們再圍著這個以色列背包客的時候,示出友善的微笑。




投宿學校儲藏室的Tzuri ,第一次到中國旅行。因為Tzuri的哥哥在成都學習針灸,他在中國的第一站首選了阿壩黃龍風景區。



在第一餐土豆面塊湯之後就開始腹瀉並第一夜還和儲藏室的老鼠共眠,Tzuri 向我求助之後,我幫他安排去了書記的家。 為感激我〞救〞他一命(他用救這麼說),Tzuri 住在卡啾的時候,每早必為我泡上一杯中東特色的咖啡。剛服完軍役的Tzuri 回到以色列準備開家咖啡店。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