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以為自己還走在北方的戈壁沙漠

穿梭在黃沙與土丘之間

踩這小而亂的步履追趕著

耳邊散亂的頭髮在混黃的風沙裡飄動

視線 繞過一座座風蝕的沙山

在滄茫中   留下我找尋的另一份鄉愁

父親年輕的時候服務於國防軍事

把自己最寶貴的青春年華摯留在這片戈壁沙漠的衛星基地

孩子的孕育和出生

父親選擇了回到內地

但那北方狂野流浪的風沙一直喚著我血液裡面存在的原始本質

一直在聲聲切切的呼喚著我啊

當我2003第一次回到酒泉的時候

在站台上急切的和爸爸淚流滿面的電話著

〞爸爸我回來了,我回到了孕育我的故里〞

。。。。。。。。。。。
注定身邊所發生的一切故事

我摯愛的男人 我的父親和我的戀人

就有著和沙漠數不清的糾纏和牽扯

即使已經身處在鋼筋叢林的都市

我也常時空交錯

以為此時聽到的

是北方的風哮沙鳴

這聲音

在我血液中  靜靜流淌出一份灑脫與自在
-----------------------


一張掃描當時同行的朋友幫我拍下的老照片

讓我想起  說好今年要陪爸爸媽媽一起回到北方戈壁

也讓我想起  那個還在摯愛著沙漠〞音樂〞的朋友

送上祝福  給在埃及學習打擊樂的馬頭


有一種感情 

不需要長相侍守

卻可以彼此陪伴對方一輩子

風和沙知道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