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天山腳下的鞏乃斯草原,一條蜿蜒的柏油路縱貫山谷其間。
麗日陽春,北疆已隱去咄咄逼人的寒氣,遠方的那拉提山脈背後依稀可見紅霞。陽光映射下,由花草鋪成一望無際的鵝黃毯子,緊貼地面,隨著地表的起伏鋪展,縱橫交錯,伸向天邊,伸向遠處不知名的群山。鵝黃色的野花在陽光的反襯下,猶如數不清的蜜蜂在舞動;纖纖青草上清晰可辨的露珠,如同粒粒閃亮的珍珠。飄著清香的原野,陣陣沁人心脾的芳香由遠而近,由鼻至心。就在這樣靜心體味的時候,偶爾還有田鼠從腳邊的草叢裏竄來竄去,讓人虛驚一場,我思忖或許田鼠也感受到了春韻帶來的靈氣。


牛羊時而成群,似五彩錦緞;時而散開,如星羅棋佈;時而奔跑嬉戲,時而駐足啃草,整個草原在它們的點綴下色彩斑斕,風情萬種。一驃悍英俊的伊犁馬在牧人的駕馭下奮蹄狂奔,驅趕走散的牛羊,羊群彙聚一處,連成一片,好像白色的裙帶,散落在遠處的恰似朵朵盛開的棉花團;性情溫順的黃牛、奶牛,時而發出“昂——昂——昂”的叫聲……草原的一切,都因為有了這些生靈變得鮮活了。
放牧人吆喝著牛羊群在夕陽下山前回趕,人畜的身影在夕陽下攢動,草原呈現出一派流動的景象。遠處的那拉提群山在餘輝的映照下,原本潔白的雪山變成橘黃、緋紅、淡紫、黛青,直至辨不清山的脊背,只留下一個明晰的輪廓,頗顯幾分神秘之感。 


夜幕漸漸籠罩下來,我們來到一位哈薩克老牧民的氈房中。氈房中間的擺放著清香的奶茶,酥脆的饢餅讓人垂涎;老人的兒子、孫子們鏗鏘的冬不拉彈唱,仿佛又把我帶進了那伊犁馬奮蹄疾馳的情景之中……只是那莫合煙的味道讓我這個初試者有些頭暈,但我說不清、道不明其原由,興許是春韻濃烈早已讓我沉醉……老人向我們講述這他一個又一個由春到冬的酸甜的故事,使我聽得津津有味…… 夜深人靜,老人的兒子還在輕輕撥動著琴弦,哼唱著一首古老的伊犁草原情歌〞阿瓦爾古麗〞……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