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ch  2006拍攝。札達

阿裏不只是一塊懸於高空、神奇詭異的高原,還是一片沉雄遼闊的夢境,幾千年來,沒人能夠驚醒它。
早已有人試過,在這裏,僅有勇敢和萬丈雄心是不夠的。勇敢在它面前會顯得幼稚和魯莽;因為它本身就是一種無可比擬的高度,所以萬丈雄心在它面前也會顯得矮小。

到了札達這裏,你首先得學會敬畏自然。

阿裏高原的的艱險和遙遠讓人感到生命的渺小和卑微,這足以使任何生命感到憂傷和絕望。

是什麼東西讓我為了那個叫札達的、好像只存在於虛幻之中的地方往返多次奔波于危途的?我突然產生了這樣的疑問。是對美、對神聖的追求?還是因為對愛和仁慈的渴望?但歸究到底的是欲求,是野心,是因為無知所表現出來的莽撞。

此時此刻,我爬上岡底斯山脈的一座山峰,遠望喜馬拉雅,我有一種特殊的感受——
就像已分手多年的愛人,你在某段短暫的時光——神以全部的仁慈只能賜予的那點時光,突然感到你仍然愛著。此時,你欲哭無淚,你的心一陣陣絞痛,心靈脆弱如冰,不能趨向溫暖,也不能承受打壓,只能在寒意中寂然不動。

這使我很久以後,仍心懷餘悸,不能不以敬畏之心仔細打量它的每一座峰巒,每一塊岩石,每一條溝壑,每一道峽穀。這些帶著憤怒的表情,屹立在中亞心臟地區的世界最高的群山,氣勢磅礴,蜿蜒逶迤。它橫空出世的雄姿,千百年來與世隔絕的狀態,流傳廣遠的神話傳說,使其顯得更為幽秘,也更加令人神往。以至它被傳說為神居之地。


古格遺址

十四世紀有一名叫費雷爾的方濟會的傳教士,歷盡艱辛,抵達過這裏,他用自己對這片高原真實與虛構的可怕描述,使西方世界第一次獲得了有關這高原的資訊。這裏從此成了西方傳說中的普列基特.約翰的基督教王國。它誘惑了眾多男女歷盡危險和艱辛,力圖抵達這裏。

有各種各樣懷著不同目的人闖了進來,其間有秘密間諜和士兵;探險家和傳教士;秘術士和登山者。有些幸運者返回了,帶回了繪製的地圖,有些講述了一些令人稱奇的故事;有些人卻永不能返回,他們的屍體或埋葬在荒涼的高原,或把僵硬的屍體留在了冰山雪嶺的陡坡上,還有人被沉到了奔騰洶湧的河底……

真正穿越過喀喇昆侖和阿裏高原的就是斯文.赫定,他於一八九六年七月、一九〇一年三月、一九〇五年八月三次從這荒涼之極的地域穿過。一次他走了五十五天才見到人類的蹤跡,另一次走了八十四天才見到淡藍色的炊煙。英國撿險家奧裏爾.斯坦因在翻越海拔近五千六百米的喀喇昆侖山口時,則凍壞了雙腳,右腳中間的兩個趾頭全部切除,其餘三個趾頭也從前面的關節處切除了。

世界屋脊對任何人都是不留情的,即使是那些征服過中亞大地的著名的腳。

有人說,高原的山岩是不能盯視的,盯視著它,你會覺得山在運動,在以一種魔力向你逼近,令你頭昏目眩,猛然倒地。我起初不信,試後果然如此。覺得那山中隱逸著無數的精靈,正對你施展魔法。使我覺得剛才的夢境是真實的,這些群山一直沒有停止奔跑。




延伸閱讀︰


我的探險生涯斯文.赫定
http://www.cite.com.tw/product_info.php?products_id=3368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