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計劃去墨脫。原本雅魯藏布江的雨季在5-6月,但都快進入7月,雨量依然沒有驟減,每晚抵達一個落腳村寨,雲霧就密鎖襲來,接著就是磅礡大雨一直到清晨,一早醒來,路況又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魯郎的色季拉山開始到排龍,沿途驚險不斷。遭遇塌方路段的百年大樹突然在前方轟然瞬間跨下,泥石流,洪水斷路,一起準備徒步進入墨脫的同伴又在潮濕陰冷,斷糧和體力透支下生病,抵達扎曲之後,前方的路完全不能通行,人員,天氣和路況都不適合再進入墨脫,在即將消耗完干糧的狀況下,剩下在墨竹工卡時次仁家給我的一包奶渣,只好決定回撤。這也是我唯一一次,在終於有微弱電話信號的時候,給父親的一段像似最後告別的對話〞我在墨脫附近,如果五天之後我還沒有和你們聯絡,有可能就留在這裡了......"








在死亡的幽谷陰影籠罩之中,求生慾望越是被強烈激發,在我們躲避排龍段不斷的石頭塌方和樹枝倒塌斷路,那一刻我們都做出決定,沒有退路只有向前快速逃離塌方區,半夜冒著大雨,拖開樹枝我們三人在黑夜中冒雨前行。而也就在我們逃離的區域,曾經的一次山體滑坡埋葬了一個連的運輸軍隊和汽車。


所幸徒步回去的路上,在排龍附近泡了個溫泉解除滿身的疲憊和寒氣。但在魯郎段山洪暴發又阻斷了回林芝的路,前有洪水後有塌方,只好聽天由命等待軍隊救援。當終於座上軍車返回林芝的時候,車上的一個官兵拿出已經發硬的饅頭,對餓到奄奄一息的我關切的說〞肯定很多天沒有吃東西吧﹗......〞雖然硬到難以吞咽,但那時候救命的饅頭餘香在記憶中依然深刻。








2006再次經過這段幾乎命喪雅魯藏布的地帶,這裡已經是柏油大道,我在abei曾經蹲下木然望著洪水斷路的地方,拍了一張照片對比。abei曾望著峽谷中跌落的汽車殘骸感嘆說,〞這樣的路我再也不想經歷了....〞





昔日斷路處對比





而今非昔比,2007狐狸帶隊進入川藏,那一切對他們來說,都是秀麗景緻,康莊大道的美好回憶,2008狐狸再次帶隊從川藏北進入西藏,路過此道的隊員,可能無法想像出當時當刻的黑夜風高,我們曾經在泥石流和塌方路段的求生掙扎的畫面。

但每次再經過這段路,心裡面由衷感謝修這條柏油路的民工和軍人。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