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登山協作隊員揚初第一次帶我們抵達德石窩小學,填寫受助學生申請表格時,我察看揚初幫我拍的學生大頭照,問到〞這個同學拍了兩次哦?〞其實,是這兩姐妹長像得難以分辯,分不清楚誰是誰了。

第一次和雙胞胎父母結識,是四月底進入黑水縣的三奧雪山登山,她們的父母剛好安排來做我們的背工。第一天往八家寨的山路上,我們還在逐漸適應高山症爬山氣喘噓噓,雙胞胎的媽媽因為要替代她去山上挖虫草暫時未到的丈夫的公分,一人背起了兩個60的登山包如履平地。第二天聽隨行的背工說起雙胞胎的媽媽頸部有病疾,讓我們汗顏慚愧不已。她們只是為了賺取每年難得几天的高額收入的背工報酬,即使生病也咬牙挺過去。第二天去大本營的路上父親的歸隊減少了她的負荷,也主動背上高反已經嚴重的米客的攝影器材包。一路上雙胞胎父母個性都很靦腆內向但不失熱情,主動幫我們下到險要的溪流取飲用水。


雙胞胎的家住在德石窩最陡峭的一座山上,去她們家家訪的路上,輕裝上路的我爬山也是十步一停五十步一坐,她們的父親受修建房屋的鄰居之托背了一箱啤酒,更是滿頭大汗。進到她們的寨子看到一棟棟石頭屋,真的很難想像她們就是這樣靠肩頭把石頭木材扛上山修建房屋的。



因為母親頸子長瘤留下殘疾,父親身體健康也不穩當,治病的花費也就成了家裡面的主要債務,讓這個本身收入微薄的高山農民家廳更是雪上加霜。偶爾被安排到做背工或在虫草季節靠運氣挖到虫草來增加點家庭的收入還債,今年在鄰居的幫助下養了三頭小豬。樓道的一角堆放著收成的土豆(高原產的農作物體積都比平地小上很多),他說這是他家的主食,但還是不夠吃需要自己花錢去縣城再買些粗糧。還好政府有些退耕還林後的補助津貼,給他們很大的幫助。除了一棟遮風擋雨的石頭屋,家里沒有任何電氣和傢俱,連睡覺用的也是毛氈墊在樓板上席地而睡。


離開他們家的時候,父親取下放在樓道的一把風乾蒜頭要送給我,他說這是他家自己種的,是他的一個心意。樸實的他們總想把自己最珍貴的作物送給我,但我又怎忍心收下只能婉言謝絕。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