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趕上了春節返鄉潮,好不容易買到前往哈爾濱的火車票已經比預計的晚了四天,也錯過了和朋友小漁和小雪預定在哈爾濱的集合時間。他們提前出發到了一些預定地,隨後的一大段旅行路程,東升到雪鄉的徒步行程就只有我一人隻身前往,并縮短在哈爾濱的逗留馬不停蹄的追趕他們。從五大連池返回的他們,終於我們在哈爾濱前往漠河的火車上凌晨5點的嫩江站匯合了。

 

開往最北的火車上,雙層玻璃窗在夜間已經結滿了厚厚的冰花,雖然開著暖氣,可坐在靠車窗邊的我,肩膀一直都浸在寒意之中,隨著冬日暖陽的升起,一點一滴的融化成冰水,身體也開始暖和起來。(提醒︰靠近車窗的位置最好是不能放置攝影器材)

 

 

火車在黑龍江和內蒙古境內交替,站台豎立的地名也在滿文和蒙古文之間變換著。

 

冬季的北方,清晨7點天濛濛微亮,下午3點就慢慢天黑。但就在這趟行駛的火車上接近天黑的時候,列車員給我們一聲驚呼提醒,一道奇異的光束直立映射划破天空。我們趕緊拿出相機在對面車窗搶拍。至今都還弄不明白這道獨豎的究想火焰的光束竟是怎樣形成?這就更加增添了几份極地之光的神祕色彩……



漠河火車站(中國最北火車站)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