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血淚和生命修建起的黃峰家的磚房


王挺校長介紹黃峰家庭背景的時候,沒有在黃峰面前直接講出的一句話〞他的父親因為在外務工患上塵肺病,引起肺部衰竭和其他器官的併發症,不知道還能拖多久的時間了…..”隨後校長帶領我們趕往黃峰的家。一座磚砌的房子,房間內陳設簡陋。


有頸部殘疾的黃峰媽媽說,房子是早几年黃峰爸爸在外打工賺了點錢回來蓋的,沒想到當時看來收入不錯的工作(幫草蓆廠拔草每月1200元人民幣)卻是付出了健康的代價,工廠沒有給他們提供任何防塵設備直接讓他們接觸化學粉塵,患病還被解雇。當時他們被隱瞞不清楚從事這份工作的嚴重後果。最後這集體工傷事件在香港樂施會幫助下才得到無良老板們的微薄賠償。這些失去勞動力的塵肺病患者為了治療,背負著重重的醫療債務,黃峰家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


結束20061月探訪忠縣拔山鎮準備返回的時候,在街頭遇到來鎮上趕集的黃峰家村子的鄰居,他說,黃峰的爸爸已經在我們探訪的第三天過世了……我聽到這噩耗木然的站在街頭,黃峰父親和我差不多年齡,一個高挺的男人被病魔折磨得已經變形,或許最後我們的見面釋懷了他對兒子學習前途的擔心,沒想到他就這麼快的離去。家訪給他拍的照片,成為了他在這個世上最後存留的一張影像。 
再次去到黃峰家是春耕時節。正在農地裡耕田的黃峰爺爺說︰〞黃峰媽媽為了還債在黃峰爸爸過世後半個月就出外打工了,身體有殘疾也很難找事做,春節有寄一些錢回家。〞爺爺在春耕1-2周的時期靠餵養的一頭老牛,幫其他村民耕田每天獲取30元的報酬,當天他在自家的農地耕種,他指著身後山坡的一座新墳說︰唯一的兒子就躺在那里……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