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號一早,大家又開始忙碌起來,村子的木工拿來電鑽的配件,村幹部都來幫忙安裝課桌。不到十點就已經完工。司機忙著整理物件啟程回黑水。




貨車發動的那刻,揚初對我說〞千萬別哭哦,如果可以就等到登山隊620號進雪寶頂後,再一起撤返。我再帶一隻雞給你。〞我想我應該可以在這樣的環境下堅持一個月的代課老師生活。除非我生病不得不撤出。

 

在揚初他們離開後的一個小時裡面我在王老師烏黑的廚房裡面發呆,完全陌生的異族環境,不相通的語言,不習慣的飲食,沒有綠色的蔬菜,沒有和外界一切正常的聯繫……我只能給自己鼓勵,堅持…..去適應。

 

中午吃過一餐泡面加火腿腸之後,我發動起全校師生做學校的衛生大掃除,整理操場的垃圾和碎石,清潔馬棚的馬糞。這裡的小孩普遍對學習漢語和寫字是有難度的退縮,但一做起粗活來可以說全身心的積極投入。看著同學們賣力的整潔學校,我想接下來他們應該會慢慢的也適應和配合我的一系列〞措施發佈〞。在角落我默默觀察著這裡發生的一切,也去了解這裡的真實。





休息的時候,王老師伸出他一隻瘦弱的手背向我示意到,〞這兩個點點是前兩晚被老鼠咬傷的〞離開重慶的時候我本來要注射鼠疫的疫苗,但當時針藥缺貨,想到有一位香港的同工被老鼠咬過救治的經歷,晚上還是選擇住在較安全的書記家。一間簡陋的客房在我搬進一張課桌之後,也變成了我臨時在〞卡啾〞休息和辦公的〞窩〞了。書記家的媳婦很是熱情好客,晚餐留我在她家,吃了卡啾的第一餐藏餐〞酸菜伴加了酥油和糖煮成的米飯〞。

 

在屋前溪谷雪山水奔騰的轟鳴聲中,卡啾的第一個夜幕也徐徐拉開……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