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上帝再給我選擇生命的氣息
我想我不願意再做一個人了
我想做一片葉子
飄掛在喀納斯綠色溪流邊的樺樹上

 
輕輕的隨風搖曳
羊兒走過了
牛兒走過了
等候著一場深秋的霜降
用金黃點綴著匆匆流淌過的碧綠小溪
淌臥在水面反覆和溪谷吟唱
仰望著透徹的宛如嬰眼的藍天
盡情的漂流著我的幸福和憂傷
流淚在喀納斯的那個飄雨的午後
看不見眼淚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