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31日一大早,我們北疆草原旅程計畫的成員一行6人從美麗華酒店出發了,司機:徐鵬,領隊:我,隊員有:怡馪,美芳,思嫻,俊彬。

怡馪,不愛說話,但說起話來是井井有條,愛笑,一說話一定是先展露燦爛的笑容,愛拍照……

美芳,沒有心機,很單純,有些領導的氣勢,喜歡做言簡意賅的“鑒定”,吃東西,就說“嗯,好吃”,喝飲料,就說“嗯,好喝”……

思嫻,屬於“總是搞不清楚狀況”的一類人,“反應”超慢,往往羊群牛群從車邊過去好遠了,相機快門還沒有按下去,會被絕美的風光感動的說“好感人啊”,很喜歡可愛的小孩子,走路很慢很優雅,看到牛羊群就“哇”“哇”的叫,幾天下來,聽她哇哇聲音的大小,我們其他人不用看就可以知道這群牛羊的規模有多大……

俊彬,因為胃病的原因,沒有很盡興的玩,但可以感覺是很愛玩也是很會玩的人,雖然自己的身體不舒服,但從沒有拖隊伍的後腿,有時候在胃不難受的時候也會很搞笑,讓大家在旅程中開心的大笑……

徐鵬,司機,整個隊伍的安全員,駕駛技術不錯,體力也很好,人很勤快,熱情,不是那種喜歡沉默的司機,時不時的會和隊員們開開玩笑……

我(狐狸),只恨自己沒有更加強大的地方關係,來克服旅途中的人為因素,可以給我的隊員們提供完美的旅遊計畫……

在路上的幾個幽默片段:

美芳語錄之“嗯,我聽聲音,感覺殺手就在我的對面”―――
當我們的車剛開到禾木鄉鄉政府招待所的時候,開始下起了毛毛細雨,沒辦法,只好吃了午飯,在房間等雨停,俊彬由於胃疼在房間休息,怡馪,美芳,思嫻,徐鵬還有我5個人玩“殺手”的遊戲,遊戲規則很簡單,5個人中有一個扮演法官,有一個扮演殺手,其他三人扮演百姓,房間不大,有兩張床,怡馪,美芳坐在一張床上,思嫻,徐鵬還有我坐在另外一邊。遊戲開始,怡馪扮演法官,而美芳被我們這一邊的“殺手“殺掉了,於是有了以下令人捧腹的對話:
怡馪:“美芳,你被殺掉了,請你說說看,在你的對面的三人中誰可能是殺手?”
美芳:“嗯…..讓我好好想想,我覺得吧,兇手是顯而易見的…..”
大家一起屏住呼吸,聽一臉嚴肅的美芳接下來的話語,此時的氣氛也是很凝重,
美芳:“嗯……其實我剛才有聽見殺手在殺人時發出了聲音,我聽聲音,感覺殺手就在我的對面!”
此時的美芳一臉得意,而坐在美芳對面的我們三個人面面相覷,臉上都有“三條線”,美芳啊,分析的雖然很正確,但基本上還是等於沒有說啊……

思嫻語錄之“我花了我一輩子的幸福,只是為了騙他來賣烤包子啊!?”―――
我們一直都在開思嫻的玩笑,勸他嫁來新疆,嫁給一個有5000只羊的牧民。
思嫻說,“呵呵,那以後李璐你再來喀納斯帶隊的時候,我就站在路邊,帶著我的5000只羊給你打招呼”
我:“好啊,我也會在車上告訴我的隊員,你們看,路邊給我招手的那個牧羊女就是我以前的隊員,你們看,現在她多麼幸福,有5000只羊耶”
一次大家在奎屯晚上吃火鍋的時候,聊起來說從前有個臺灣人花費了200萬台幣到新疆來學習烤包子的製作方法,回臺灣後開了一家不錯的新疆餐廳,大家呵呵大笑。
我:“思嫻啊,你也來新疆找個會做烤包子的人,嫁給他,然後帶回臺灣做烤包子賣,多好啊”
思嫻思考了片刻說:““我花了我一輩子的幸福,只是為了騙他來賣烤包子啊!?”
大家聽後皆笑暈。

思嫻語錄之“男人是很專情的!”―――
思嫻有次說一個笑話給我們聽:“其實男人是很專情的,為什麼呢?18歲的男孩喜歡25歲的女孩子,20歲的男孩也喜歡25歲的女孩子,25歲的男孩還是喜歡25歲的女孩子,而35歲的男人一樣還是喜歡25歲的女孩子,50歲的男人依然還是喜歡25歲的女孩子,所以結論是男人是非常專情的!”

俊彬語錄之“我選胸大的女人”―――
在巴音布魯克草原山莊,老闆老謝請我們在溫暖的氈房裡喝酒,席間,俊彬也不顧自己的胃還在痛,陪著我們一起喝酒,還給我們講了一個笑話:“有三種女人讓你選,一個是賢良淑德的,一個是很有錢的,還有一個是很漂亮的,你們選那個?”“我選胸大的……”眾人皆笑倒。

狐狸的語錄之“英明啊”―――
在喀納斯大湖區的下午,我和怡馪,思嫻由於等待區間車去臥龍灣未果,只好放棄,走路前往,一路拍攝一路走,在快接近神仙灣的時候,我看天色已晚,山的影子已經覆蓋在了神仙灣,我就說:“算啦,回去吧,就算去了,也沒有光線啦”而當我們回到喀納斯快餐廳的時候,剛好美芳,俊彬,徐鵬也到了,在餐廳裡坐定,外面竟然開始颳風,進而下起了不小的雨。
我:“嗨,怡馪,思嫻,我夠英明吧,要不是我叫你們回來,咱們就要淋雨啦”
怡馪,思嫻:“是啊,真英明啊!”
徐鵬:“我們也英明啊,要是等你電話,我們也被淋雨啦”
後面的日子裡,每當我作出一個正確的判斷,大家都會說:“哎呀,到底是李導啊,英明啊!”

狐狸的語錄之“心在滴血啊,哇,又掉了一片菜,哎呀,5毛沒有了”―――
由於喀納斯景區遊覽區和生活區的分開,原來密佈在喀納斯大湖區的住宿點,餐廳被拆除的乾乾淨淨,僅僅剩下那麼少數的二三家,趕到中午啦,要去吃飯,來到湖邊的環湖餐廳,服務員熱情的引領,招呼我們坐下,熱情的送上功能表,打開看看,一個個菜價貴的離譜,甚至很多菜只是標注著“時價”,最便宜的一個蔬菜類的素菜也要48元,其他的菜均在68元至168元之間,沒有辦法,肚子餓的“咕咕”叫,也只好點了幾個較便宜的菜品,將費用控制在200元內。
我:“唉,看到這樣的菜價,心真是在滴血啊……”
大家:“唉,那有什麼辦法啊,這是景區啊,不吃就沒得吃啦”
我:“是啊,如此貴的一頓午餐,大家千萬不要浪費啊”
這時思嫻夾一片菜時沒有夾住,掉在了桌子上,
我:“哎呀,一片菜,至少5毛錢啊,夾穩些啊”
話音未落,坐在我旁邊的怡馪又把一片菜掉在了桌子上,
我故意捂住胸口,作出痛苦狀:“心在滴血啊,哇,又掉了一片菜,哎呀,5毛沒有了”
一番對話之後,旁邊的服務員終於無法控制,低頭暗自偷笑。

還是狐狸的語錄之“我看到我朋友開的那家餐廳啦,真的啊!在哪?就在那,正在拆的那個”―――
下午,坐在區間車上,我有感於環湖餐廳的巨貴,於是想起在喀納斯河邊上的朋友開的餐廳,
我:“唉,環湖餐廳的價格太貴啦,我在喀納斯還有個朋友開餐廳的,也不知道現在開不開”
大家:“好啊,那咱們就去看看吧”
區間車行駛到喀納斯河邊上,
我:“我看見我朋友開的餐廳啦”
大家一起伸長了脖子往外看,“在哪裡?”
我:“就在那啊,正在拆除的那個……”
大家無語。

又是狐狸的語錄之“我感覺到了喀納斯後特渺小,為什麼啊?現在我認識的人都不在這”―――
乘坐區間車幾經輾轉終於來到了我們的住宿地-林海山莊,一下車,不知道從哪來的感概,隨口說了一句:“唉,我感覺到了喀納斯後特渺小”
大家:“嗯?為什麼啊?”
我:“因為我認識的人都不在這裡”
也許我的這幾個隊員無法真正理解我這番感概的內容,在喀納斯,雖然有著這樣那樣的規定,但只要你有認識喀納斯“有頭有臉的人物”,沒有什麼是做不到的,一切都可以變的簡單。當我們老老實實乘坐景區區間車的時候,不時會有明顯不是區間車的別的車輛從我們身邊呼嘯而過,我無法面對隊員向我投來的同情眼光。在路上,當相對駛來的區間車竟然可以停在路上聊家常的時候,車上的遊客只能搖搖頭默默等待。當景區來“領導”的時候,所有的遊客只得讓路給他們先走,而我也只有陪著隊員們站在路邊等著“領導”的車隊走後,我們才可以繼續我們的旅行,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可以認識這些“有頭有臉的人物”的話,我想,我的隊員們也可以玩的更開心。

途中偶遇某個遊客的語錄之“我們就坐這輛車,死都不下車,導遊騙我們的錢!”―――
在喀納斯的下午,我們想乘坐區間車前往臥龍灣等地拍攝,但我們只有5個人,於是被一輛小型的區間車放在藍湖山莊的門口,等待和另外的一組遊客匯合,再乘坐更大些的區間車一起前往臥龍灣等地,和我們5人一樣在此等待的還有一對外國的年輕遊客,烈日下等待了大概30分鐘左右,又駛來一輛較小的區間車,慢慢停在我們的面前,看來又有一隊人和我們一樣該被扔在這裡等待更大的車輛,但奇怪的是,車停下來後,車上的人沒有像我們5個人那樣老老實實的下來,還是面目嚴肅,端端正正的坐在每一個座位上,男士上身白襯衣,下身西褲,腳穿皮鞋,女士穿連衣裙,打遮陽傘,觀察每個人的服飾打扮,以我的從業經驗來看,這隊人應該是來自于內地的遊客。
這時一位體態豐腴的女士對脖子上掛著導遊證的一個瘦小女孩說著些什麼:“我們就坐這輛車,死都不下車,導遊騙我們的錢!”
語出驚人啊,也許是這位女士不滿這樣的上車下車,換來換去,最終將她的不滿情緒發洩到了無辜的導遊身上,而這位導遊也許是從全域考慮,不想激發更多的矛盾,還在耐心的解釋,其他的同車人仍然還端坐在座位上繼續保持著目視前方的姿勢,眼前發生的一切仿佛都與己無關。
僅僅一句話,至少,凸顯了這麼幾個問題:
1. 國內遊客在旅遊時的心態存在問題,對導遊工作的陌生,不理解和偏見仍然還是很明顯。
2. 新疆導遊欠缺維護自身利益,自身尊嚴的能力。
3. 喀納斯景區內的管理,至少是區間車輛的管理不人性化,規範化,還在成長期,有待完善。
回身看看旁邊兩位年輕的外國遊客,心中默默祈禱他們千萬不要聽到這位女士說的這句話。


整個行程基本上還是比較順利的,但也有些不盡人意的地方存在:

五彩城,我們是5月31日中午時分抵達的,據當地渡假村的介紹,由於地方上兩方面勢力對五彩城經營權的意見分歧,其中一方在前往五彩城景區的必經之路上,挖了兩道深深的壕溝,我們的駕車-豐田4500,也只是越過了第一條壕溝,用盡辦法卻始終無法越過第二條壕溝,至此,對於挖壕溝之人對於當地路況之熟悉瞭解,挖壕溝位置的選擇之巧妙不由得暗生連綿不絕的佩服之情,最後只好作罷,站在一座小山丘之上,遙望已經近在咫尺的五彩城,遺憾的拍下了北疆草原旅行中第一張合影……
 

喀納斯臥龍灣月亮灣,由於近年喀納斯景區的一系列大力度的改革措施,所有的外部機動車輛嚴禁駛入喀納斯景區,來到喀納斯的遊人必須在購買了區間車票後乘坐景區的區間車才可以進入景區。區間車的運營時間是早晨8:30至晚上7:30,期間如果區間車沒有坐滿人的話,那我們就得在車上等待,直到景區的管理者認為可以發車了,那麼這輛車才可以出發。由於區間車的運營時間像極了城市裡的上班一族,讓我們這些想拍攝喀納斯臥龍灣月亮灣晨景的攝影愛好者,不得不自己再想辦法去找另外的車輛,徐鵬熱心的聯絡好景區的一輛金杯麵包車,談好車價是200元,負責將我們送至臥龍灣後就可以返回繼續回到被窩睡覺,相約次日淩晨6點在住宿地門口見,但,這個世界尤其是喀納斯充滿了意外和驚喜,我們也許是遇見了一個喜歡睡覺不喜歡賺錢的人,當我們站在約定的地點傻傻等待的時候,也許麵包車的司機,景區的管理者還有其他的人,都在香甜的睡著……


禾木橋合照

熱情的圖瓦村的朋友在隊友未到前就準備好了烤肉




伊犁的路
,也許是受今年的許多事件的影響,新疆的旅遊狀況不是很好,有關部門也在此時開始整修道路,從果子溝到清水河,從獨山子到巴音布魯克,等等,讓我們這個“北疆草原行”,多多少少有點像“極限越野挑戰賽”……

伊犁的雪災,今年伊犁的情況真的是很不好,從清水河至伊寧市的路旁,在往年的這個時候,已經是蘋果,桃子,梨子等水果掛滿枝頭的時候了,而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一個個沒有果子的果園。在新源71團4連,往年這個時候也是一片片紫色薰衣草盛開的時候,而現在卻是一片片的綠油油的甜菜地……

當然,一路上說說笑笑,也搞了不少的笑話和烏龍,在不順利的時候,在天氣不好的時候,在路況不好的時候,每個人依然還是很開心,沒有怨言,我想,路上的心情也許是決定一切的關鍵元素吧,相同的景色在不同的心境下,會有很大的不同。擁有好的心情,即使旅途一路風雨,回去後,寫的筆記也一定會充滿陽光的,多年後想起這段旅程,想起旅行中的好夥伴,一定也會溫馨的莞爾一笑。


 

    全站熱搜

    foxpapa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